尼姆vs第戎直播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新聞中心媒體聚焦 > 【深度】我國碳交易市場現狀及未來發展趨勢

【深度】我國碳交易市場現狀及未來發展趨勢

日期:2016-05-18

\

 
   

  碳交易是為促進全球溫室氣體減排,減少全球二氧化碳(CO2)排放所采用的市場機制。據了解,碳期權、遠期合約等衍生品在未來一年均有可能出,本文將詳細解析碳市場發展現狀及未來趨勢。

 \
 

    A 全球碳交易市場的發展

  碳交易是為促進全球溫室氣體減排,減少全球二氧化碳(CO2)排放所采用的市場機制。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IPCC)通過艱難談判,于1992年5月9日通過《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1997年12月于日本京都通過了公約的第一個附加協議,即《京都議定書》。《京都議定書》把市場機制作為解決二氧化碳為代表的溫室氣體減排問題的新路徑,即把二氧化碳排放權作為一種商品,從而形成了二氧化碳排放權的交易,簡稱碳交易。所謂碳金融,是指由《京都議定書》而興起的低碳經濟投融資活動,或稱碳融資和碳物質的買賣,即服務于限制溫室氣體排放等技術和項目的直接投融資、碳權交易和銀行貸款等金融活動。

  碳交易的基本原理是,合同的一方通過支付另一方獲得溫室氣體減排額,買方可以將購得的減排額用于減緩溫室效應從而實現其減排的目標。在六種被要求排減的溫室氣體中,二氧化碳為最大宗,所以這種交易以每噸二氧化碳當量(tCO2e)為計算單位,所以通稱為碳交易,其交易市場稱為碳市場(Carbon Market)。

  在碳市場的構成要素中,規則是最初、也是最重要的核心要素。有的規則具有強制性, 如《京都議定書》便是碳市場的最重要強制性規則之一,其規定了《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附件一國家(發達國家和經濟轉型國家)的量化減排指標,即在2008—2012年間其溫室氣體排放量在1990年的水平上平均削減5.2%。其他規則從《京都議定書》中衍生,如規定歐盟的集體減排目標為到2012年,比1990年排放水平降低8%,歐盟從中再分配給各成員國,并于2005年設立了歐盟排放交易體系,確立交易規則。當然有的規則是自愿性的,沒有國際、國家政策或法律強制約束,由區域、企業或個人自愿發起,以履行環保責任。

  2005年《京都議定書》正式生效后,全球碳交易市場出現了爆炸式的增長。2007年碳交易量從2006年的16億噸躍升到27億噸,上升68.75%。成交額的增長更為迅速。2007年全球碳交易市場價值達400億歐元,比2006年的220億歐元上升了81.8%,2008年上半年全球碳交易市場總值甚至與2007年全年持平。全球銀行統計數據顯示,2012年全球碳交易市場達到1500億美元,超越石油交易成為全球第一大市場。英國新能源財務公司發布的預測報告顯示,全球碳交易市場2020年將達到3.5萬億美元。

  B 碳交易機制

  碳交易機制就是規范國際碳交易市場的一種制度。碳資產,原本并非商品,也沒有顯著的開發價值。然而,1997年《京都議定書》的簽訂改變了這一切。

  按照《京都議定書》規定,到2010年,所有發達國家排放的包括二氧化碳、甲烷等在內的六種溫室氣體的數量,要比1990年減少5.2%。但由于發達國家的能源利用效率高,能源結構優化,新的能源技術被大量采用,因此進一步減排的成本高,難度較大。而發展中國家能源效率低,減排空間大,成本也低。這導致了同一減排量在不同國家之間存在著不同的成本,形成了價格差。發達國家有需求,發展中國家有供應能力,碳交易市場由此產生。

  清潔發展機制(CDM)、排放交易(ET)和聯合履約(JI)是《京都議定書》規定的三種碳交易機制。除此之外,全球的碳交易市場還有另外一個強制性的減排市場,也就是歐盟排放交易體系,這是幫助歐盟各國實現《京都議定書》所承諾減排目標的關鍵措施,并將在中長期持續發揮作用。

  在這兩個強制性的減排市場之外,還有一個自愿減排市場。與強制減排不同的是,自愿減排更多是出于一種責任。這主要是一些比較大的公司、機構,出于自己企業形象和社會責任宣傳的考慮,購買一些自愿減排指標(VER)來抵消日常經營和活動中的碳排放。這個市場的參與方,主要是一些美國的大公司,也有一些個人會購買一些自愿減排指標。

  清潔發展機制、排放交易和聯合履約這三種碳交易機制都允許《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締約方國與國之間,進行減排單位的轉讓或獲得,但具體的規則與作用有所不同。

  《京都議定書》第十二條規范的“清潔發展機制”針對附件一國家(發展中國家)與非附件一國家之間在清潔發展機制登記處的減排單位轉讓,旨為使非附件一國家在可持續發展的前提下進行減排,并從中獲益;同時協助附件一國家通過清潔發展機制項目活動獲得“排放減量權證”(Certified Emmissions Reduction,CERs,專用于清潔發展機制),以降低履行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承諾的成本。

  《京都議定書》第六條規范的“聯合履行”,系附件一國家之間在監督委員會監督下,進行減排單位核證與轉讓或獲得,所使用的減排單位為排放減量單位(Emission Reduction Unit,ERU)。

  《京都議定書》第十七條規范的“排放交易”,則是在附件一國家的國家登記處之間,進行包括排放減量單位、排放減量權證、分配數量單位、清除單位等減排單位核證的轉讓或獲得。

  C 碳交易市場架構

  總體而言,碳交易市場可以簡單地分為配額交易市場和自愿交易市場。配額交易市場為那些有溫室氣體排放上限的國家或企業提供碳交易平臺,以滿足其減排;自愿交易市場則是從其他目標出發(如企業社會責任、品牌建設、社會效益等),自愿進行碳交易以實現其目標。

  配額碳交易市場

  配額碳交易可以分成兩大類,一是基于配額的交易,買家在“總量管制與交易制度”體制下購買由管理者制定、分配(或拍賣)的減排配額,譬如《京都議定書》下的分配數量單位(AAUs)和歐盟排放交易體系下的歐盟配額(EUAs);二是基于項目的交易,買主向可證實減低溫室氣體排放的項目購買減排額,最典型的此類交易為清潔發展機制以及聯合履行機制下分別產生核證減排量和減排單位。

  自愿碳交易市場

  自愿減排交易市場早在強制性減排市場建立之前就已經存在,由于其不依賴法律進行強制性減排,因此其中的大部分交易也不需要對獲得的減排量進行統一的認證與核查。雖然自愿減排市場缺乏統一管理,但是機制靈活,從申請、審核、交易到完成所需時間相對更短,價格也較低,主要被用于企業的市場營銷、企業社會責任、品牌建設等。雖然目前該市場碳交易額所占的比例很小,不過潛力巨大。

  自愿碳交易市場分為碳匯標準與無碳標準交易兩種。自愿市場碳匯標準交易基于項目部分,內容比較豐富,近年來不斷有新的計劃和系統出現,主要包括自愿減排量(VER)的交易。同時很多非政府組織從環境保護與氣候變化的角度出發,開發了很多自愿減排碳交易產品,比如農林減排體系(VIVO)計劃,主要關注在發展中國家造林與環境保護項目;氣候、社區和生物多樣性聯盟(CCBA)開發的項目設計標準(CCB),以及由氣候集團、世界經濟論壇和國際碳交易聯合會(IETA)聯合開發的溫室氣體自愿減量認證標準(VCS)也具有類似性。

  至于自愿市場的無碳標準交易,則是在《無碳議定書》的框架下發展的一套相對獨立的四步驟碳抵消方案(評估碳排放、自我減排、通過能源與環境項目抵消碳排放、第三方認證),實現無碳目標。

  D 我國碳交易市場的發展狀況

  隨著中國經濟總量的持續增長,能源消費量不斷攀升。根據國際環保組織“全球碳計劃”公布的2013年全球碳排放量數據,中國的人均碳排放量首次超越歐盟,引人關注。2014年,世界二氧化碳排放總量接近355億噸,中國排放量高達97.6億噸,位居世界第一。

  如何應對與日俱增的減排壓力,緩解日益嚴峻的減排形勢,成為社會各界日益關注的問題。中國政府的碳約束目標是:二氧化碳排放在2030年左右達到峰值、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達到20%左右,森林蓄積量比2005年增加45億立方米。2016年4月22日,中國簽署《巴黎協定》,承諾將積極做好國內的溫室氣體減排工作,加強應對氣候變化的國際合作,展現了全球氣候治理大國的巨大決心與責任擔當。

  為推動“綠色發展、低碳發展”,有效應對全球氣候變化,中國政府采取多項措施控制溫室氣體排放。中國碳市場的建設,是由7個試點開始起步的。2011年年底,國務院印發了《“十二五”控制溫室氣體排放工作方案》,提出“探索建立碳排放交易市場”的要求。2011年10月,國家發改委為落實“十二五”規劃關于逐步建立國內碳排放權交易市場的要求,同意北京市、天津市、上海市、重慶市、湖北省、廣東省及深圳市開展碳排放權交易試點。2014年,7個試點已經全部啟動上線交易,根據國家發改委提供的統計數據,共納入排放企業和單位1900多家,分配的碳排放配額總量合計約12億噸。國家發改委所選擇的試點省市從東部沿海地區到中部地區,覆蓋國土面積48萬平方公里,人口總數2.62億,GDP合計15.5萬億元,能源消費8.87億噸標準煤,試點單位的選擇具有較強的代表性。幾年時間內,7個碳交易試點完成了數據摸底、規則制定、企業教育、交易啟動、履約清繳、抵消機制使用等全過程,并各自嘗試了不同的政策思路和分配方法。截至2015年年底,7個試點碳市場累計成交量近8000萬噸,累計成交金額突破25億元人民幣。

  2013年6月18日,深圳市碳排放權交易所正式開市,成為全國第一個開業的碳排放權交易所。

  E 2015年我國碳交易市場情況

  市場規模擴大。這既包括試點交易市場的增加,也有整體交易量和交易額的明顯增長。2015年的中國碳市,迎來湖北和重慶兩個市場的首次交易履約,使得覆蓋的試點企業比上年增加約400個。

  市場參與者的交易行為模式發生了明顯改變。主要體現在:交易高峰比第一個履約年度更早到來。2014年的配額交易主要集中在履約清繳臨近的一個月,履約期結束后再次陷入平靜。而2015年,市場交易從當年2月陸續開始,到5月,配額交易的價格和成交量都達到了高峰,而進入履約清繳的6月和7月,由于供需狀況變得明朗,配額價格反轉下跌。交易高峰的提前到來,可以看出經歷過第一年履約后,企業對碳排放權交易的意識大為增強,積極性和主動性都得到了提高。因而,2015年度的履約率同比提高不少,100%完成履約的試點市場從2014年僅有上海一個地區,到2015年,北京、廣東、上海、湖北4個試點市場均達到100%履約率。另一個顯著的改變在于,2015年投機性交易比2014年增多,這和2015年開始引入大量機構投資方,市場變得更加開放有關。

  2015年中國核證自愿減排量CCER正式納入交易履約體系。7個試點陸續公布了各自的《碳抵消管理辦法》,由于各試點對項目的技術類型、項目來源地、減排量的產出時間、抵消上限都進行了不同規定,使得CCER入市交易的政策出現高低不一的門檻。對于準入限制較少的試點地區,比如北京和上海,CCER的交易量和履約抵消量比其他限制較多的省市突出很多。CCER的入市促進了碳市場的流動性,但也在一定程度上拉低了市場價格,使得各個試點市場2015年的配額價格均有所下降。其中,CCER履約用量最大的上海市場,碳配額的價格振幅最大,最低日均價和最低月均價都出現在上海,分別為9.5元/噸和15.52元/噸。

  2016年1月11日,國家發改委發布了《關于切實做好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啟動重點工作的通知》(發改辦氣候[2016]57號,以下簡稱《通知》),旨在協同推進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建設,確保2017年啟動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實施碳排放權交易制度。

\
 
   

  下一步更為重要的問題,則是試點市場如何與全國碳市場銜接。

  對此,國家發改委氣候司表示,試點省市是全國碳市場不可分割的核心部分,希望試點省市合理統籌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建設和自身試點工作的推進,兩個都要抓,兩手都要硬,繼續再接再厲,扎實推進試點各項工作,認真總結和推廣試點經驗,切實發揮典型示范作用,帶動周邊地區盡快熟悉了解碳排放權交易制度,抓緊開展重點企業碳排放盤查,配合和支持國家研究碳交易總量設定和配額分配方案,著力培育碳市場專業人才,大力開展碳交易相關的宣傳,率先完成建立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各項具體的準備工作,同時與國家發改委積極溝通協調,結合試點經驗完善全國碳市場制度設計,確保試點與全國的順利銜接。國家發改委還要求,首先,各地方應高度重視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建設工作,各央企集團應加強內部對碳排放管理工作的統籌協調和歸口管理,建立集團的碳排放管理機制,制定企業參與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的工作方案。其次,各地方落實建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所需的工作經費,爭取安排專項資金,利用對外合作資金支持能力建設等基礎工作。最后,建立技術支撐隊伍,為制定和實施相關政策措施提供技術支持。

  F 我國碳交易市場發展預測

  國家和各地的政策將密集出臺,為全國碳市場啟動做好政策層面的保障。走向全國市場,面臨立法保障、技術方法選用、歷史數據處理、配額分配、核查管理和企業參與等極大挑戰,每一方面都需要有明確的政策指引細則,才能保證碳市場平穩過渡至2017年全國市場按計劃啟動。

  作為過渡期,2016年可能是碳市場相對低迷的階段。一方面,各個試點三年累計的配額至少在2016年中履約前都可以使用,供應較之以往任何一年都變得更為充足。加上截至2015年年底已公示的CCER項目近1300個,已備案的CCER項目超過340個,項目審批備案的進度已形成較為穩定的節奏,2016年的CCER供應將會持續增加。理論上看,市場的供應量將大大超過需求量,價格會維持在比較低的水平。

  但一些因素的變化也可能使得實際的市場不會太過低迷。原因在于,非試點地區逐步將重點排放企業納入控排,試點地區也在醞釀新增控排企業,考慮到2017年全國碳市場就會啟動,如果這些潛在的控排企業在2016年就提前開始布局市場,很有可能增加市場對CCER的需求。另外,地方配額與全國配額的轉換方式有很大的不確定性和可能性,地方配額很有可能會按某個比例兌換為全國配額,或是逐步退出歷史舞臺,至少在明年不會立即失效,若是這樣,試點地區的配額不會被大量拋售至市場。再者,CCER減排量備案的進展有可能受業主意愿的影響而被有意識延緩,那么市場的供需平衡仍有可能繼續維持。

  碳金融產品創新的手段將更趨多樣化。國家已決心通過碳排放權交易市場來推動產業結構的調整、引導促進碳經濟的發展,適時引入遠期交易將會是碳市場早晚要迎接的課題。目前,各試點都在抓緊開展碳期貨可行性研究,碳期權、遠期合約等衍生品在未來一年均有可能出現。2015年上海、廣東、深圳、湖北等地都有碳金融產品面試,比如上海的借碳機制、CCER質押貸款、碳基金;廣東的法人賬戶透支、配額融資抵押;深圳的碳債權;湖北的碳信托產品等。碳市場的金融創新已吸引了銀行、保險、券商、基金公司的關注,投資機構的加入將會使碳市場更具活力。


 
\

所屬類別: 媒體聚焦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

  • 010-68535267

    •  
  • 尼姆vs第戎直播 埃及宝藏下载 迷你世界怎么玩极限生存 牛仔和外星人删减 好运十一选五走势图 qq飞车技巧 欢乐球吃球为什么停服 多特蒙德格策 海豚礁试玩 王牌战士上线时间查询 热血传奇龙头图标 马赛人平均身高2m 奇迹觉醒bug大全 猛龙队图片 上海猫女王 意甲萨索洛排名 三国全面战争怎么招募军队招募需要注意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