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姆vs第戎直播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新聞中心媒體聚焦 > 環保部長陳吉寧就“全面加強環境保護”答記者問實錄

環保部長陳吉寧就“全面加強環境保護”答記者問實錄

來源:中國網 日期:2015-03-11

月7日(星期六)15時30分,十二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新聞中心于在梅地亞中心多功能廳舉行記者會,環境保護部部長陳吉寧就“全面加強環境保護”的相關問題回答中外記者問。本文為E20環境平臺精編加注版實錄全集,文中標題及括號里內容為整理者所加。

 

“大氣十條”部署全面、系統治霾 大氣污染治理將抓好四方面工作

  經濟日報和中國經濟網記者:今天的北京又是一個“霧霾天”,想請問陳部長,您作為新任的環保部長對于“霧霾”這個全社會都很憂心的問題,您有什么新的有力舉措來解決它?對于驅散霧霾,還老百姓一片藍天,您有沒有信心?

陳吉寧:

 

  做校長的時候,每天早晨起來的第一件事情是想學生的事情。到了環保部,每天起來第一件事情是看天。如果天藍,不敢懈怠;如果是像今天這樣的天,就會感到不安,要加倍地努力。剛才你說的霧霾問題,確實是我們現在面臨的一個突出環境問題。

  去年,全國300多個地級以上城市中80%未達到國家空氣質量二級標準。長三角、珠三角,特別是京津冀地區,大面積霧霾頻繁發生,引起社會各界和新聞媒體的高度關注。

  黨中央、國務院對這件事情高度重視:習近平總書記對環境保護工作和大氣污染治理多次提出新的思想、新的論斷、新的要求。李克強總理去年在政府工作報告上提出,要像向貧困宣戰一樣堅決向污染宣戰。張高麗副總理,也多次作出重要批示。

  2013年9月,國務院出臺了《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也就是我們說的“大氣十條”,從十個方面提出了35項具體的措施。這是對我們下一個階段治理霧霾的一個全面的、系統的部署,是今后幾年我們治理霧霾的行動指南和路線圖。

 

  應該說,“大氣十條”出臺以后,我們各地、各部門都進行了艱苦的努力,開展了大量的工作。我到環保部第一天,就讓有關司局給我拿一個單子,去年一年大氣污染治理、霧霾治理,我們做了什么工作,看一看,這個單子很長,我今天把幾點給大家念念。

  去年,實際新增電力行業脫硫脫硝除塵改造分別為1.3億、2.6億、2.4億千瓦,脫硫脫硝裝機容量占比達到95%和82%;3.6萬平方米鋼鐵燒結機新增煙氣脫硫設施,占比達81%;6.5億噸水泥熟料產能新型干法生產線新建脫硝設施,占比達83%;淘汰黃標車及老舊車600余萬輛,超過過去3年的總和;淘汰燃煤小鍋爐5.5萬臺,各地煤改氣工程新增用氣量25億立方米。各地環保部門向公安機關移送涉嫌環境違法犯罪案件2080件,是過去10年總和的2倍。

  我看了這個單子以后感到,沒有哪個國家在這么短的時間里,用這么大的工程和投入治理霧霾,我們是在用硬措施、硬任務來應對硬挑戰。

 

  我們有沒有一些效果呢?去年,全國首批實施新環境空氣質量標準的74個城市,總體上PM2.5平均濃度降低11.1%。剛才我講的三大區域也降低了10%-12%,特別是京津冀地區降低了12.3%。

  你剛才問我有沒有信心。我想,從國際經驗和“APEC藍”實現的過程來看,我們要實現大氣污染質量的明顯好轉,不能靠老天,必須把污染物排放量從現在的千萬噸水平降到萬噸級水平。能不能做到?是可以做到的,但是難度確實很大,需要我們付出額外的努力。

今年,大氣污染治理將主要抓好四個方面的工作:

 

  一是修訂大氣污染防治法。解決兩個問題。第一個是要把新的環保法公布之后,老的大氣污染防治法不適用的部分修改過來,使它們保持一致。第二個就是要把這些年在大氣污染治理方面形成的一些好的經驗、好的制度、好的政策用法律形式固定下來,包括聯防聯控,包括重點地區燃煤量的控制,包括多污染物的協同控制等等。

  二是全面實施“大氣十條”。去年是第一年,今年是第抓實干,提高治污水平,大幅減少污染物排放量。

  三是加大科學治霾和系統治霾的水平。隨著主要污染物的減排,后面減排的成本會上升。所以我們要科學治霾,加大源解析的力度,要讓“大氣十條”這個好的路線二年,我們要真圖在各地落實為一個好的施工圖。

  四是加大信息公開。讓所有的污染源排放暴露在陽光下,要讓我們每一個人成為污染排放監督者,動員全社會力量一起來形成共治霧霾的局面。謝謝大家。

 

解決生態環境問題,貴在行動,成在堅持,強化創新

  中央電視臺中國網絡電視臺記者:有關空氣污染,我們已經感受很深了。但是我國的環境污染決不是空氣一項這么簡單。過去央視做了大量有關環境污染的報道,其中涉及到水污染、耕地污染、礦山污染,甚至現在還有沙漠污染。我想請問陳部長,您能否明確的告訴我們,我國現在的環境污染問題究竟有多嚴重,有沒有什么行之有效的方法來解決這些問題?

陳吉寧:

  長期以來,環境保護是我國的一項基本國策,我們歷屆政府一直努力破解發展與環境之間的矛盾。特別是黨的十八大提出,把生態文明建設納入到“五位一體”的總體布局。整個國家的污染治理進程明顯在加速。

  現在,從污染物總量減排來看,我們四項主要污染物,COD和二氧化硫今年已經提前完成“十二五”的任務,氮氧化物和氨氮預計也會按期完成。隨著污染物的持續減排,一些常規的污染物在國控斷面上已經出現了持續穩定好轉的局面。但是總的來看,污染物排放量仍然處在一個非常高的水平上,已經接近或者說超過環境容量,在一些地方、在一些時間段,超過還比較多。

所以說,我們的環境形勢仍然十分嚴峻,表現在三個方面:

 

  一是環境質量差。霧霾的問題、水體富營養化的問題、地下水污染的問題、城市黑臭水體的問題等等。二是生態損失比較嚴重,特別是水體的生態損失。三是由于產業布局不合理,大量的重化工企業沿河、沿湖、沿江的布局仍然帶來比較高的環境風險。環境問題已經成為我們實現全面小康的瓶頸問題。

  (我國當前的環境問題)是在一個發展階段出現的問題,我們處在城鎮化和工業化的特殊發展階段,只要發展,這個問題就會出現。另外,我們歷史“欠賬”也比較多,還要在解決新增污染排放的同時,解決老的問題。

  我看了一下,世界各國在發展進程中都面臨這個問題,所以環境科學里面有一個很重要的曲線叫“庫茲涅茨曲線”。隨著經濟的增長,污染物排放量增加,到了轉型期,過了這個階段之后,污染物排放會下降,我們的峰值相對來說比較高。為什么呢?大家看,從工業革命以來,所有的現代化國家不講體量,只從人口密度和工業化帶來的單位土地面積排放量來講,這是一個環境排污強度,我們現在已經超過歷史上最高的兩個國家——德國和日本,超過他們2-3倍。所以,我們面臨著一個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發展和環境之間的矛盾。解決中國環境問題,不能夠操之過急,也不能期望過快,但是,更不能聽之任之,也不能懶政不作為,因為這是關系到我們民生福祉和民族未來的長遠問題。

  我們也有我們的優勢,包括體制優勢和制度優勢,可以更好地從上向下推動這樣一項工作,我們也有后發優勢。我們現在的經濟模式總體上是粗放式的,其實環境治理又何嘗不是粗放式的呢?我們現在治理工程主要體現在末端治理,如果看過去幾十年技術發展的情況,節約的技術比如說節能、節電、節水、截污的技術,清潔生產的技術,提高生產效率的技術,他們的進步要遠遠大于末端治理的進步。但是這些紅利沒有釋放出來,為什么?一個是我們創新能力不強,還有就是我們的環保政策沒有跟經濟政策和發展政策作深度的融合。所以,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專門談到了環保稅立法的問題。隨著創新能力的增強,隨著政策深度融合發揮作用,我想,中國環境治理的進程會進一步加速。所以,我對我國的環境治理充滿信心。

  李克強總理專門講,我們解決生態環境問題,貴在行動,成在堅持。所以我們要用水滴石穿、久久為功的毅力,緊密圍繞改善環境質量的核心,來提高社會對環境保護工作的滿意程度。謝謝你的提問。

環保問題需要世界各國加強合作

  俄羅斯阿爾發電視臺記者:環保問題不僅是中國的問題,也是世界性的問題,請問陳部長,今年會有哪些國際雙邊和多邊方面的合作項目?

陳吉寧:

  環境問題是國際社會高度關注的一個議題,世界各國必須加強在環境保護方面的合作,共同應對我們面臨的全球和區域環境問題,促進可持續發展,來共同呵護地球家園。

  中國政府作為國際社會負責任的一員,一直積極參與聯合國等政府間組織發起的各項環境保護公約和行動計劃。與發達國家合作,來探討引進先進的理念和技術,促進國內的節能減排;與發展中國家合作,堅持互利共贏,分享破解發展和環境之間矛盾的經驗;與周邊國家合作,來共同解決我們面臨的環境問題。

  2015年,我們將進一步深化和拓寬與國際組織、區域組織和各國在環境保護方面的合作,推進互利共贏,服務“一帶一路”戰略實施,共建綠色絲綢之路,積極履行國際環境公約規定的義務,積極參加全球治理體系規則的構建,包括自貿協定和環境產品清單等相關的談判,共同推進區域和全球問題的解決,為亞太地區和全球可持續發展貢獻我們的力量。

  另外,我們今年還要舉辦中國環境與發展國際合作委員會的年會,這次會議將圍繞“綠色轉型和綠色發展”的主題,分享各自的經驗,為構建中國的環境治理現代化體系建言獻策。謝謝。

六方面工作落實新環保法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陳部長,您剛才提到新的環保法,大家都知道,現在我們把新的環保法稱為史上最嚴的環保法,我們發現一些地方也在抵抗,難免在這些地方無法得到實施。請問陳部長,您作為新一任的環保部長,環保部將采取哪些措施讓環保法真正“硬”起來,成為一把真正的利劍?

陳吉寧:

  為落實好新修訂的環保法,環保部將開展六個方面的工作。

 

  第一,出臺和完善環保法的實施細則。新的環保法在落實政府責任、提高企業違法成本和擴大公眾參與等方面都有比較大的突破。但是,在具體實施上還有一些模糊的地方,我們要把這些地方進行“細化”。包括剛才我講的落實政府責任。大家看到了,環保法規定地方政府要對本地區的環境質量負責,非常明確,環保法還規定對地方政府實行環境保護目標責任制考核。具體該怎么做?大家看到,最近我們已經對兩個城市政府的負責人進行公開約談,這就是要落實地方政府的責任。我們要在一些地市試點怎樣將環境保護納入到干部的政績考核中去?試點怎樣進行干部的離任環保審計或者在經濟審計中納入環保的內容。同時,在生態損失評估上,現在我們在方法學上、在人才儲備上還有很多不清晰的地方。包括企業違法舉證,現在還有一些難度。這些都需要我們進一步的完善,這是第一項。

  第二,一個好的法律不能成為“紙老虎”,我們要讓它成為一個有鋼牙利齒的“利器”,關鍵在于執行和落實。所以,環保部把今年定為環境保護法的“實施年”,我們將開展全面的環保大檢查,對于違法的特別是未批先建的企業進行全面的排查,我們也提出了“四個不放過”,即“不查不放過、不查清不放過、不處理不放過、不整改不放過。”我們要讓企業懂得守法不是高要求,是底線。要把過去環保執法“過松、過軟”的狀況徹底改變過來,把守法變成新常態,敢于碰硬,形成高壓態勢。我們還將強化刑事責任追究,發現一起、查處一起、移送一起。

  第三,推動地方政府責任的落實。我們要對30%以上的市級政府開展督查,強化地方的責任,解決地方政府在環境保護方面的“不作為”行為。

  第四,加大信息公開力度。及時公開執法信息,公開企業排污信息,保障公眾的知情權、參與權、監督權、舉報權。在“六五”環境日,還要推出微信舉報。現在有一些機構推出了“隨手拍”,我們要在環境執法的過程中,使污染無處躲藏。

  第五,加強與公安、檢察、法院的協調配合,強化環保執法的司法監督。

 

  第六,強化自身的隊伍建設,提高我們的執法能力。要解決自身不作為和亂作為的問題。謝謝。

“三個結合”應對內部腐敗 三項措施改革環評

 

  京華時報記者:今年2月9日,中央第三巡視組在向環保部反饋巡視意見的時候,特別指出環評方面的問題突出,在未批先建甚至紅頂中介等問題背后,隱藏的是環保監管的失職和腐敗問題,請問陳部長將如何解決這些問題,又如何應對環保系統內腐敗的問題?

陳吉寧:

  2月9日中央巡視組向環保部通報了中央巡視的情況。環保部高度重視,成立了整改落實工作領導小組,我擔任領導小組的組長。一個月以來,我們開了多次會議,來落實整改的工作,一件一件的分析,一件一件的落實。應該說,中央巡視組提的這些問題,切中要害,實事求是。這些問題反映的不僅是環保部自身的問題,也有整個環保系統的問題。其中的原因,包括制度上的漏洞,包括管理上的缺陷,包括工作作風問題。

  我們提出“三個結合”,即整改要與制度建設結合起來,把制度的籠子扎牢、扎密,要跟新環保法的實施結合起來,要和環保部轉變工作作風結合起來。

 

我們將開展幾個方面的工作:

 

  一是堅決查處一批未批先建、擅自變更的環評違法行為,要把違法企業納入誠信“黑名單”,把一些情節惡劣的企業移交司法。要在社會上引起震動,表明我們的堅決態度和信心。

  二是徹底解決環評“紅頂中介”的問題。我們決不允許“卡著審批吃環保、戴著紅頂賺黑錢”。我在這里向媒體朋友承諾,環保部所屬事業單位的8個環評機構,今年率先全部從環保部脫離,其他地方的分批分期也要全部脫離,逾期不脫離的,一律取消環評資質。

  三是深化環評制度的改革。要讓它陽光化,壓縮環評審批權的空間,強化兩項宏觀控制。一個是項目落在什么地方?不能把一個不該建的項目放在生態敏感區和飲用水保護源地,另一個是要強化行業的污染源總量控制。同時,要下放審批權,強化事中和事后監管。

要支持PX、垃圾焚燒等設施依法建設

  中國網記者:陳部長您好,我國部分地區曾經因修建PX和垃圾焚燒場項目引發一些群體性事件,您有什么看法?另外,環保部怎么消除公眾的疑慮,使老百姓放心修建在身邊的這些項目是安全的?

陳吉寧:

  謝謝您的提問。我自己過去也一直關心這個問題。去年在清華畢業生典禮上,我專門稱贊了清華學生維護PX詞條,這樣一個堅持科學真理的精神,大家應該關注到了。隨著公眾環保意識的提高,大家維護自身環境權益的意識也在提高。在這個過程中,會摻雜一些利益訴求的問題。其實這個問題不僅在中國有,在世界各國發展中都有這個問題,英語叫“Not-In-My-Back-Yard”,我們叫鄰避效應。這個事情處理不好,會引起群體性事件,影響政府的公信力,甚至把一個環境問題擴大成為一個社會問題和政治問題。所以,這個問題確實要非常謹慎地處理。

 

  環保部的態度也是非常明確的。PX是非常重要的工業技術產業,垃圾焚燒等設施是重要的城市基礎設施,我們要支持這些設施的建設,但是要依法建設。要支持技術先進、環保措施到位,選址符合要求的項目建設。環保部門在審批過程中,也要做到信息公開透明,切實維護公眾的環境權益,依法嚴格審批,特別是在建成之后也要加強監管,讓老百姓放心。

  在這里,我也希望各級政府提高自身決策的科學化和民主化水平,特別是在這類項目的前期,在規劃選址、公眾參與、信息公開等方面加大力度,認真聽取公眾的意見,保障公眾的權益,妥善處理好這類項目的“上馬”問題。同時,我也希望企業不要躲在政府的后面,要積極溝通,讓利于民,與社區共建,積極做好相關工作。

環保也是經濟增長重要推動力 未來幾年環保投資需求約8-10萬億元

  問:當前,中國經濟進入了新常態,請問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會不會有矛盾?怎么協調好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的關系,在不影響經濟發展的前提下,改善環境質量呢?

陳吉寧:

 

  當前,經濟下行的壓力確實在加大,生態環境保護的任務也非常艱巨,破解和平衡它們之間的矛盾,確實面臨很大的挑戰。我想,在這里講,挑戰也是機遇。我們應對今天的危機,就是要避免明天更大的危機,我們抓住今天的機遇,是為了明天創造更好的發展機遇。

 

  所以,首先我們不能回到過去粗放式發展的老路上,經濟下行壓力大,環保工作不能放松。

  第二,我們是在全球競爭的經濟體系下,一個企業要做大做強,特別是做強,不能靠保護落后來實現,要依托提高生產效率,依托技術創新來由大變強。

 

  而它的重要推手,就是提高環保的要求。好的經濟政策從來都是有利于環境保護的。違背自然規律,最終也是要違背經濟規律,受經濟規律懲罰的。

 

  另一方面,我想,我們應該看到,環保本身也是當前和今后拉動經濟增長的一個重要推動力,有些代表已經提出相應的建議。中國在未來的幾年環保投資需求非常大,大概8-10萬億元的水平上,而且這個投資沒有重復建設,長期受益,是一個好的拉動經濟增長的動力。我們國家這些年環保的投入逐漸加大,大家可能注意到,過去三年全社會環保的投資,每年大概新增1000億元,問題是什么呢?問題是我們現在主要還是靠政府投入來解決,政府投入占的比例30%-40%之間,這個市場還沒有完全的打開,還沒有帶動社會資本進入到這個市場,來帶動我們經濟的發展。

所以,下一步有幾個方面的工作需要我們突破:

 

  一是進行價格改革。推動價格體制改革,要形成合理的項目回報機制。

  二是進一步開放市場。推動包括財政部正在推動的PPP,第三方治理,要推動政府采購服務、排污權交易等環保市場的形成,提高治理效率。

  三是發展綠色金融。現在環保產業融資成本過高,環保產業很多部分不是暴利行業,是長期穩定的回報,所以要帶動一些有良心的資本、有社會責任感的資本進入到這個市場,要形成一個更好的融資模式的設計。

 

  最后,一定要加強監管,規范環保市場,特別是環保企業要守法,不能成為污染的企業,要提高服務質量,通過市場的規范和服務質量的提高,來帶動對技術創新的需求。

如何在治霾和保證民眾的正常權益之間尋找平衡點?

  鳳凰衛視鳳凰網記者:現在我們看到內地的一些城市,尤其是一線城市出現這樣一個狀況,一說政府治霾就要限制民眾的日常生活,比如限車、限制街面燒烤,甚至限制開火做飯,所以很多民眾有這樣的疑問,為什么一說治霾,不去治理一些特殊的利益部門,反而對待這些弱勢群體,您是怎么看的?在治霾和保證民眾的正常權益之間是否有平衡點?

陳吉寧:

 

  坦率地講,大氣污染的來源,非常廣泛,也極其復雜,既有大家熟知的像煉鋼、水泥窯、燃煤等這些工業生產過程的排污,也有機動車、船舶等移動源的排放,也包括我們自己,比如裝修、餐飲油煙、量大面廣的面源排放。根據我們這些年的源解析情況,主要在北京、天津和上海,機動車來源的大概占24%左右,這是平均水平。餐飲、汽修、裝修涂料等活動所占比重大概在10%左右,這是排放的基本情況。

  治理霧霾,改善空氣情況,需要政府、企業和公眾形成合力,需要大家共同努力完成這樣一個艱巨的任務。一方面,我們將認真落實“大氣十條”所明確的各項治污任務,特別是強化企業治污,要落實企業作為治污主體的責任。另一方面,每個人都是霧霾的受害者,每個人也是霧霾的制造者。我們這個行當里有一個說法,就是每一個人看他排放量很小,微不足道,但是如果大家都這么樣做的話,就會帶來非常大的影響。比如垃圾,一個人扔垃圾影響不大,但是如果每個人扔垃圾,我們的城市會成什么樣呢?

  所以,環境污染治理是我們每個人的責任,我們應該從我做起,從現在做起,從身邊的小事做起,轉變那些環境不友好的生活方式。比如少開車,少放一些煙花,家里少用一些水,節約用水、用電,每個人的貢獻就是對治理霧霾的貢獻。只有通過全社會共同的不懈努力,不做旁觀者,我們才能加快實現藍天常在這樣一個夢想。

利馬氣候大會應遵守“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的原則

  法國歐洲時報記者:去年11月,中美之間發表了有關抑制全球溫室氣體排放的聯合聲明,但是在12月,我們發現在利馬氣候大會上中美之間依舊存在分歧,“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是中美之間談判最為艱苦的部分。請問陳部長,您認為世界各國尤其是大國應該如何應對全球氣候變化?還有就是今年底將在巴黎舉辦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請問中國政府對本屆巴黎氣變大會有什么新的期待?

陳吉寧:

  謝謝你的提問。氣候變化談判在國內是發改委牽頭,但是我今天還是想利用這個機會談談我的一些認識。

  去年11月份,發布了中美氣候變化聯合聲明,我想這個聲明引起了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也是中美兩國在氣候變化領域合作的重大標志性成果,在這個聯合聲明中明確寫上了“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要考慮各自不同的國情,體現了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區別。這個聲明對推動氣候變化國際談判進程和世界可持續發展都會產生重要的影響,具有重要的意義。

  我也注意到,在去年12月份的利馬氣候大會上,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在談判的分歧上仍然存在。中國在利馬大會上再一次向全世界展現了負責任大國的姿態,以理性、務實、建設性的姿態與各方進行對話、溝通、協調,堅持了共同但有區別責任等公約基本原則,為利馬會議取得成功和推動氣候變化國際談判如期達成協議作出了積極的重要貢獻。

  目前,國際社會都在關心今年下半年的巴黎大會,我們希望各方要遵守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所確立的“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公平原則和各自能力原則,集中圍繞減緩、適應、資金、技術、能力建設和透明度等要素展開談判,精誠合作,聚同化異,盡早達成共識,確保巴黎會議如期達成協議,不斷強化公約的全面有效和持續實施。在這里,我也期待發達國家要進一步展現領導力,切實落實公約下率先減排和向發展中國家提供資金和技術支持的義務,不斷提高行動力度,幫助發展中國家提高應對氣候變化的能力,提振國際社會攜手應對氣候變化的信心和雄心。

四方面做好土壤污染治理 三措施加強農村環境保護

  新華社新華網記者:日前,有一個環保公益組織發布的調查報告說,在我國湘江流域的一些重金屬工礦區土壤污染嚴重,耕地中間的鎘等重金屬超標上百倍。想問一下,我國的土壤重金屬污染的總體狀況是怎么樣的?另外,除了耕地污染以外,垃圾圍村、污水橫流以及農藥化肥的過度使用都威脅著我國的農村生態環境,請問部長在農村環境污染治理方面有什么舉措?怎么給大家留住一個美麗的鄉村?謝謝。

陳吉寧:

 

  謝謝你的提問。良好的土壤質量是維護農產品安全和人民群眾健康的非常重要的保障,黨中央、國務院對這個問題高度重視,把治理土壤污染確定為向污染宣戰的三大行動計劃之一,目前環保部正在起草土壤污染防治法,制定土壤污染防治行動計劃。

  土壤的污染狀況有一個調查,從調查結果來看,部分地區的污染還是比較嚴重的,主要是工礦廢棄地的污染十分突出。從調查點位的統計來看,大家不要有誤解,調查點位不代表全國的土壤污染狀況,這是兩回事情。從調查點位情況來看,全國土壤總的點位超標率為16.1%,但主要是輕微污染和輕度污染,重度污染點位占1.1%。

  下一步,環保部會聯合有關部門,進一步開展土壤污染詳查,摸清家底,做好污染源的管控。我想,解決土壤污染問題,當前重點要做好四個方面的工作:

  第一, 要建立相應的法律制度和標準體系。我們要讓土壤污染治理做到有法可依,有規可循。第二,加強工礦企業的環境監管。要切斷土壤污染的源頭,遏制土壤污染擴大的趨勢。第三,對污染的土地實行分級分類管理,做好污染的管控,避免這些污染擴散和擴大。第四,通過試點示范,建立適合我們國家自己的污染治理的技術體系,逐步推動土壤污染的風險管控和治理修復。我相信通過這些工作,可以確保農產品的安全和人民群眾的健康。

  關于您提到的農村環境問題。這個問題現在確實是環保工作的一個難點問題,也是一個突出問題。這個問題不僅關系到農民的生產和生活,也涉及到整個社會的公平正義。環保部和財政部過去通過大力實施“以獎促治”政策,來帶動農村的環境污染整治,主要通過連片整治的方式解決一批農民反映強烈的,比如飲用水安全問題、污水和垃圾的問題。到去年年底已經累計投入255億元,治理了多少個村莊呢?大概5.9萬個村莊,受益人口大概1.1億人。經過整治的村莊,環境面貌發生了較大的變化。

  農村環境問題現在看來還有幾個這樣的突出表現:一是隨著城市和工業污染源的治理,農村污染源的比例在上升,有一些污染物排放量現在接近“半壁江山”。二是現在全國開展環境整治的村莊比例還是太低,大概只有10%。所以,農村的“臟、亂、差”的問題還是比較普遍。三是農村面臨城市和工業污染轉移的現實問題。四是農村的整體生態環境退化問題還沒有從根本上遏制,需要我們作出更大的努力。

今后我們做好農村環保工作需要抓好三個方面:

  一是要把農村環保工作放在整個國家環境治理工作更加突出的位置,特別結合大氣污染治理和即將發布的“水十條”實施工作,加大農村治理力度,推進城鄉環境保護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同時結合新環保法的實施,加大執法力度,切實防止工業和城市污染源向農村轉移。

 

  二是繼續推動農村環境的連片整治,重點解決生活污水、生活垃圾、畜禽污染的問題,保證農村供水的安全。

  最后,我想,我們需要不斷地探索和改革,到底怎么樣來進行農村環境保護的制度建設,包括建立農村環境保護的目標責任制,農村環境基礎設施怎么樣進行長期有效的運行,怎么樣體現地方政府農村環境保護的責任。這一系列的工作都需要我們在下一步的工作中進行不斷地探索。

避免中西部走東部污染的老路 嚴防污染轉移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和央廣網記者:去年騰格里沙漠的非法排污問題被媒體曝光,今年的2月份又有媒體發現當地有了新的污染,環保部對此有哪些舉措?另外,現在一些產業正在加速向中西部地區轉移,那邊的生態環境往往更加脆弱,陳部長對此怎么看?有什么舉措?謝謝。

陳吉寧:

 

  去年9月,媒體對這個問題報道之后,環保部會同內蒙古和寧夏兩個自治區政府開展了調查和處理,對相關責任人進行問責。內蒙古自治區對阿拉善盟黨政主要領導和其他20名相關責任人分別給予了黨紀政紀處分。寧夏回族自治區對中衛市環保局長、副局長、環境監察支隊長、副支隊長予以免職、行政記過和行政撤職的處分。涉案企業也被責令拆除廠房和生產設備,停產治理。同時環保部要求兩個自治區政府要舉一反三,開展排查,切實消除環境污染的隱患。

  今年2月份,媒體再次報道,這是我到環保部沒有幾天發生的事情。環保部立即開展了調查,我們運用環境衛星遙感技術,發現了24處疑似水體。我們立即派西北環保督查中心到現場逐一排查,經過排查大概有三種情況:第一種情況,老的問題已經整改完了;第二種情況,老的問題正在整改中,還在按進度進行整改,還沒有整改完畢;第三種情況,就是出現了新的問題,我們正在進行最終核實,對新產生的問題,一旦核實確認后,將嚴肅處理,決不允許“下不為例”,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出現這個問題。我們要確保所有整改措施全部到位,并且把這些結果向社會公布。關于騰格里沙漠污染的問題,我們歡迎媒體進行監督。

  關于產業向中西部轉移帶來的污染轉移問題,我們也叫“污染上山下鄉”。這些年,中西部的發展明顯在提速,未來幾年,是中西部地區進一步發展的關鍵時期,也是中西部地區2020年前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攻堅期,更是開發與生態環境矛盾的加劇期。所以,我們要避免在中西部地區出現個別在東部地區出現的那種發展與保護之間矛盾沖突非常大的問題。

 

為此,環保部要重點做好四個方面的工作。

 

  環保也有一個“PPP”,就是prevention、prevention、prevention,預防、預防、再預防。預防是環保的第一要務。一旦造成污染了,再治理,成本代價太高了。所以,我們幾年前就開展了關于西部大開發和中部地區發展戰略環評,我們要把戰略環評成果用好,守住三條底線:第一條底線,就是生態紅線,不能進的地方,堅決不許進。第二條底線,要守住行業的排放總量,不能有突破。第三條底線,要守住產業進入西部地區的準入條件和標準。我想,通過這樣一些宏觀的預防措施,來規避我們在后面的發展中面臨的突出問題。

  第二, 加大對西部在環境保護方面的資金、技術和人才支持力度。要提高西部地區環保設施的建設標準,切實增強治理污染的能力。

  第三, 加強對西部的生態補償。西部地區是我國的生態屏障,我國的主要飲用水源都來自于西部,我們應該給西部更多的支持、補償,讓他們保護好生態環境。

  第四,要嚴格執法。嚴厲打擊環境違法行為,不能用兩個尺度來執法,更不能讓中西部成為污染企業逃避責任的天堂,要切實防止發生污染轉移的問題。謝謝。

中國解決好自身的環境污染問題,就是對解決全球環境問題的最大貢獻

  美國中文電視、美國中文網記者:有媒體報道說,中國霧霾已經影響世界其他國家,甚至飄洋過海到了美國,影響了當地人的身體健康,請問您對此如何回應?

陳吉寧:

  我們各國共同擁有一個地球村,我們都有責任共同維護好人類賴以生存的地球生態環境。

  你談到跨界污染的問題和污染轉移的問題,這是一個非常復雜的過程,它的機理、影響因子有非常大的不確定性。今天這個問題是這樣,歷史上又何嘗不是呢?我想,在中國現代化進程之中,我們跟所有發達國家一樣,都在經歷著這樣一個污染物排放比較高的時期。但是我相信你也看到了,中國政府高度重視環境保護,從“十一五”以來,通過實行污染物總量控制,大力推進節能減排,減少了主要污染物排放總量。2013年9月開始,我們實施了《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投入力度和行動力度都是前所未有的,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近期還會公布《水污染防治行動計劃》,進一步加強河流流域水污染的治理。同時,中國已經和周邊有關國家建立了相關的機制,開展環境方面的合作,我們共同分享信息,共同交流經驗,共同面對跨界的污染問題。

  實際上,中國也參加了很多國際環保行動計劃和公約。比如說,在保護臭氧層、削減持久性有機污染物、控制危險廢物和化學品進出口等國際公約方面,中國都在履行自己的責任和義務。最近,環保部也在積極參加聯合國環境署發起的保護西北太平洋、東亞海行動計劃和防止陸源污染海域環境全球行動計劃。應該說,中國政府在切實履行自己在全球環境保護方面的義務。

  在這里,我要進一步強調的是,中國解決好自身的環境污染問題,就是對世界解決全球環境問題的最大貢獻
新聞來源:中國網

所屬類別: 媒體聚焦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

  • 010-68535267

    •  
  • 尼姆vs第戎直播 北京赛车app软件 天天炫斗凯瑟琳二次觉醒幻夜城主 摩纳哥面积 西甲皇家社会 电竞比分网1zplay手机 pp电子琴 布莱顿对加的夫城比分结果 上海快三计划软件免费 舞龙官网 一起来捉妖高资质 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 全国pc蛋蛋计划 今天是幸运日 分分彩走势图app 宝石探秘2手机版 阿拉维斯vs马德里竞技